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wtnian2010的博客武雁瀛

多点理解 少点争执 多点沟通 少点抱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罗荣桓元帅与黄永胜上将“打人事件”  

2013-08-16 14:3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罗荣桓称得上是黄永胜革命的领路人。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,黄永胜对此不但不否认,还经常说在嘴上,写在文中。

1928年初冬,3营驻在永新。一天傍晚,刮起了凛冽的西北风,气温急剧下降,池塘里结上了一层薄冰。9连4班放军士哨回来,因为没有拾柴草,无火可烤,大家都钻进稻草堆,一个个瑟瑟缩缩地当了“团长”,冻得怎么也睡不着。一位被俘虏过来的永新籍战士建议烧老乡一点柴草来烤火。班长黄永胜告诉他:“老乡的东西不能动!”这位战士耸耸肩,出屋去了。

过了不一会儿,这个战士抱着一捆柴草高高兴兴地进了屋。他一面大声招呼大家来烤火,一面就抽出一把柴,蹲在地上烧了起来。黄永胜从稻草堆里坐起身来,责问他:“你这柴禾是从哪里来的?”

这位战士抬起头,眨巴眨巴眼说:“是从老表院子里抱来的。”

黄永胜没好气地说:“快给我送回去!”这位战士没有理他,仍然蹲在那儿往火堆里加柴。

黄永胜猛然爬起来,几步走到这战士跟前,把他手中的柴禾一把夺过来扔到地上,再次命令他把柴禾送回去。这位战士仍然蹲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那快要熄灭的火堆,一动也不动。黄永胜火了,大声骂道:“他娘的,你耳朵聋啦?”

这位战士不服,站起身来和黄永胜顶嘴。黄永胜感到触犯了自己的尊严,伸手打了他一个耳光。这位战士没有还手,捂着脸扭过头像孩子一样伤心地哭了起来。

第二天一早,雨仍然不住地下,天气阴冷而潮湿。罗荣桓打着雨伞,踩着泥泞来到9连。连长曾振平忙招呼他坐下烤火。罗荣桓听曾连长汇报了黄永胜打人的事,便命令传令兵去把黄永胜找来。

黄永胜进屋,看到罗党代表,拘谨地敬了一个礼。罗荣桓招呼他坐下,然后单刀直入地问他:“听说你昨天晚上打人啦?你何事打人啊?”

黄永胜辩解道:“那个战士违犯了群众纪律,又不服从命令,我才打了他一巴掌。”

罗荣桓边听边披上烤干的上衣。他耐心地听完黄永胜的话,说:“哦,这么说来你打人是对的喽!”他把手放在火上烤着,停了一会,又抬起头看看黄永胜,“我问你一个问题,不知道你想过没有。你当班长,如果不打人,有没有法子把全班带好?”

黄永胜答不上来。

“怎么?你没有想过吧?我再问你,如果你是当兵的,犯了一点错误,班长把你打一顿,你的心里会好受吗?”

黄永胜低下脑袋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罗荣桓接着耐心地说:“毛委员再三讲,靠拳头来代替教育,那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同志们有了缺点和错误,要反复向他们讲道理,使他们明白为什么错了。要以理服人,不能以力服人。口服不如心服,只有心服了,才能自觉遵守纪律。你今后无论如何也不要打人了,你回去好好想一想,看看我讲的道理对不对。”

在罗荣桓的耐心教育下,黄永胜承认了错误。

1960年,黄永胜写过一篇《井冈山上红旗飘——连队生活回忆片断》的文章,回忆当年他打人时连党代表罗荣桓对他的教导。其中有一段描述他因动手打一名违犯群众纪律的战士,罗荣桓谆谆开导他的故事。文章写得情真意切:

第二天一早,点过名之后,因下雨没有出操。连部的小传令兵忽然到班里找我,说罗党代表要我到连部去。我到了连部,党代表见我来了,把他坐的板凳让出一节叫我坐下,然后问道:“你们班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呀?怎么深更半夜还吵吵嚷嚷、哭哭啼啼的?听说你还打了人?” 当时,旧军队的作风影响还没完全消除,我并不认为上级打部属是一件什么严重问题,何况说被我打的人又是咎由自取呢!我把事情的经过情形同党代表讲了一遍,最后理直气壮地说:“他犯了群众纪律,又不执行命令,我才打了他一巴掌。”“唔!这么说你打人是对的喽?我提一个问题,不知道你考虑过没有?你当班长,如果不打人,有没有办法把全班管理好呢?” 这倒是一个新问题,我一时竟无法回答。 “怎么?没有想过吧?我再问你,如果你当士兵犯了一点错误,班长把你打骂一顿,你的心里会怎样呢?” 我一声不响,心里却在想着党代表提出的问题:是呀!如果我的上级把我打骂一顿,我的心里怎么会好受呢?我打人家不也是一样吗?党代表接着说:“毛委员教导我们,用打骂来代替管理教育,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弟兄们有了缺点错误,要反复地向他们讲清道理,使他们明白为什么错了。要以理服人,不能以力服人。口服不如心服,只有心服了,才能做到自觉地遵守纪律。今后无论如何也不准打人了!你回去好好想一想,我讲的道理对不对?” 我原来一肚子的理由,被党代表这么一说,都不知道哪里去了。我终于在党代表和连长的面前承认了错误。这对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,从那以后,我一直牢记着这件事情。那是我第一次打人,也是30多年来最后一次打人。

说得何等好啊,一个充满着无限感激之情的黄永胜。但不到10年,黄永胜竟变得像害怕瘟疫一样怕接触“老领导”的遗孀,急忙割断哪怕是下一代之间的联系。政治扭曲了人。这不能不说是黄永胜的悲剧,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剧。

 

罗荣桓元帅与黄永胜上将“打人事件” - 军魂 - 军魂的博客罗荣桓元帅
罗荣桓元帅与黄永胜上将“打人事件” - 军魂 - 军魂的博客黄永胜上将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